f2抖音,富二代,就这么嗨

上一集    下一集

f2抖音,富二代,就这么嗨梅菱不觉得奚天磊处理问题过急,抖音代相反觉得奚天磊的头脑很清醒,他是大宗师中少有开明的长者。

华夏美食不知凡几,抖音代烹饪技法更是多不胜数,抖音代为何在国际餐饮界却找不到位置,无法得到国际烹饪大师的推崇,最重要的一点,是华夏缺少将烹饪与时代元素完美结合的大宗师。尽管不少厨师尝试将中餐和西餐融合,抖音代但最终形成的作品,更多的展现为西方顾客喜欢的风格。

简而言之,抖音代他们的创新绝大多数都是谄媚、讨好的功利之作。为了能在国际大赛中拿奖,抖音代为了让评委认可自己,选择将中餐的优势和精髓尽皆抛去。乔智不一样,抖音代他对华夏美食足够自信!他的作品虽然有对西方元素的借鉴,抖音代但无论骨肉还是精髓,都是对中餐的深入挖掘。

抖音代这一点是无数厨师都无法达到的境界

抖音代华夏烹饪协会位于燕京城区二环与三环交接处。树老此刻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!抖音代我老人家为了他容易吗?心我都操碎了,还说我偷懒!

“玄士境界划分是根据玄气的道数来决定的。凝聚零到两千道玄气玄气之间为玄士一重,抖音代两千到五千道玄气为玄士二重。五千到一万道到玄士为玄士三重,抖音代而后的每个阶段都翻一番。玄士四重就在一万到两万道之间……”“天赋高一些每阶段所凝聚的玄气的道数就多些,抖音代而差的就少一些。通常是这样,抖音代但也有特殊的。例如你说遇到的大皇子玄士七重,按照常理所凝聚玄气的道数应该在八万到十二万之间,但他却凝聚了二十万道玄气。已经是超越常人了!”黑暗龙尊为秦叶细致的解释道原来是这样,抖音代经过黑暗龙尊这样解释,秦叶才明白过来。“你吞服了天地玄物,抖音代里面蕴含着大量的天地玄气。一举让你凝聚了四千六百到玄气,抖音代所以你才玄士二重。”树老此刻解释着,以免黑暗龙尊总说他偷懒。

“虽然这五人修炼杀戮之气,但却才刚刚凝聚起来,对你并没有什么威胁,不过这五个人还是需要留着的。他们的杀戮之气对你来说又很大用处!到时候我会帮你留住他们!不过眼前的危机还需要你自己应对。”看着已经走往院中的五位杀戮少年,黑暗龙尊道。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,我要能处理这股危机,我自己就能留住他们了。需要你帮忙作甚。秦叶心想这黑暗龙尊又是指望不上了,看来还得靠自己。

眼前可是整整十位玄士,自己哪能对付过来,希望还得寄托在贺标身上。秦叶看了一会,便悄声下了房顶。生怕被察觉到,回到屋中等待着贺标的好消息。

秦叶不管了,可是难坏了贺标。贺标见到父亲后,被他父亲一顿呵斥。呵斥他不听自己的话,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出城,真是不想活命了。贺标被父亲教育了小半个时辰,之后又随着父亲去迎接李子川等六人进城。李子川进城后就问贺城主,是否发现了秦叶进城。而贺城主却是回答说这两日接到皇上的万里家急,连城门我都没有打开,还派大量玄士驻守着,连个苍蝇都飞不过来,更别说放秦叶进来了。

“咦,这就奇怪了!我从锦城来的途中发现锦城城主刚刚被杀。随后我就快马加鞭来到落城,秦叶必然比我快一步,怎么会没到呢?”李子川不禁感到大为疑惑。

贺城主听言后笑道“可能是秦叶见到了眼前的阵势,不敢贸然进入。生怕被擒,此刻恐怕在外面躲藏起来了。”“贺城主说的有理,秦叶发现如此阵势却是不敢进入。定会想到万无一失后才会进城。我们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守着他!”李子川觉得贺城主说的也是十分有更新快理。

李子川这个办法与贺城主不谋而合。而后贺城主与任威一样,开始给皇帝派来的特使接风。贺标在一旁陪着,给李子川端茶倒酒。此刻贺标心中也连连吃惊,没想到住在自己家中的那位是朝廷的钦犯,而且心狠手辣,连锦城城主任威都被他给杀了。自己如果三日之内偷不到父亲的令牌,那定然必死无疑。贺标一边给李子川倒酒一边想着,将一大坛酒多半倒入了桌子之上。酒顺着桌子边缘流淌到桌子下面,在李子川裤子的正中央处弄湿了一大滩。

“标儿,你在干嘛!”贺城主连忙对着儿子呵斥道。

贺标听到他爹呵斥身体微微一抖,从梦中醒来。这才看到自己刚刚说犯下的错误,连忙给李子川道歉。李子川虽然十分气愤,但是看着人不断道歉,同时又是城主的独子,也不好说什么。只认自己倒霉!

贺标道歉后,他父亲亲自给李子川斟酒,赔个不是。然后这几人就喝在了一处。从下午开始喝酒,一直喝到深夜才完毕。陪完酒的贺标匆匆回去去见秦叶。“怎么才回来?”秦叶对着深夜回来的贺标问道。贺标便把城外来人的事情跟秦叶说了一遍。说自己的父亲与李子川是喝的大嘴滔天,此刻已经不省人事了。

f2抖音,富二代,就这么嗨

“东西到手了吗?”秦叶听到李子川与城主全部喝的烂醉如泥,心中拍手叫好。只要贺标弄到他父亲的令牌,拿自己就可以逃之夭夭了。

“嗯,弄到了。东西在这呢!多亏了我爹喝多了,不然还真拿不到。”贺标心中沾沾自喜道。真是我的吉祥物!秦叶看着贺标,恨不得种种给他一个熊抱。“那你赶快准备两匹好马,我们现在就出城。只要出城,我就把解药给你!快,要快!并且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

“啊?现在就出城啊!”贺标觉得觉得有些急了,但想到马上就给自己解药,也是立刻出去准备。

两匹快马立刻就准备就绪,贺标在前,秦叶在后。迅速地朝西城门而去。西城门门口也有三位玄士,三位玄士看到来人立刻拦了上来。看着三位玄士,秦叶压低了斗篷。贺标立刻出示父亲的令牌道“我父亲有令,让我立刻出城,去办重要的事情,即刻开门。”

令牌就是权威,看到令牌后三位玄士也不再盘查。即使贺标不拿令牌,想要强行出城他们也未必拦得住。如今有令牌,那更是立刻放行。随着城门而落,秦叶与贺标出了这落城。这最后一道,最为森严的关卡秦叶竟然神不知,鬼不觉地出逃了。而苦苦追来的李子川却在床上呼呼地睡着大觉。对此一无察觉。从深夜到凌晨,秦叶与贺标跑了大半夜。到天明的时分贺标已经是累的再也跑不动了,贺标把马勒住停了下来。伏在马背上不断喘息。即使身处在马背上,跑大半宿也是相当疲惫的。

“少侠,能,能否把解解药给我。我,我是在跑不动了。”贺标断断续续地说道。

本文地址://www.cs-adv.com/newslist/lw5Ts/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友情链接